在那之後03

+終於寫出來的世錦賽男單SP

+不知道有沒有FS

+想看這兩人邊比賽邊秀恩愛(´♡⁾⁾⁾)
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花式滑冰201X年世界錦標賽第二天,男單組短節目的結果如同畫面所示,眾所矚目的28歲俄羅斯老將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,目前暫排第四位……年齡是否是他本次奪金的最大障礙……

 

體育新聞台主播正在播報今天的賽事結果,勇利半靠坐在床頭,拿著遙控器想了想,最後還是沒轉台,只是繼續輕柔地撫摸趴在他身上的男人。

  

世錦賽第二天,先登場的是男子組短節目。根據抽籤結果,本次運氣最不好的是捷克選手埃米爾,抽到第一組第一位,韓國代表李承吉第四個,倒數第二位是義大利妹控米凱萊。第二組第一位上場的是雷奧,在他之後,第二組第三個上場的選手是這次籤運不錯的勇利,後面正好是季光虹,然後是批集,波波維奇抽到第二組最後一位。

 

而與前面那組還算得上和平友好的氛圍截然不同,最後一組火藥味十足。先是第三組第一個上場的JJ,緊接在後的是克里斯,奧塔別克是第三位,Yuri排在第五個,而維克托的運氣不曉得該算好還是不好,他是最後一個上場的選手。

 

抽籤結果一出來,站在旁邊的雅科夫先鬆了口氣,他之前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了。不,老教練一點也不擔心自家那個選手硬要兼教練的混蛋趕場!就算他想,他家那個肯同意嗎?

 

身為一個嚴謹負責任的教練,雅科夫擔心得是比賽結束後,那混蛋不曉得會不會又來個說走就走的心靈療傷之旅,理由都是現成的,因為沒辦法陪學生(兼戀人)坐K&C!然而不等他多輕鬆幾秒,他家最難搞的那個選手就發出歡呼聲。

 

「勇利~我可以陪你等分數了~」維克托迫不及待地衝過來抱住勇利,他為了這個已經煩惱兩天了!比勇利先還好,反正不影響彼此熱身,但萬一抽到比勇利後面的號碼呢?他怎麼能讓勇利一個人(?)等分數!

 

「……真是太好了。」勇利偷暼了一眼雅科夫教練,不敢表現得太開心。他們出發前,雅科夫才再三交代過,讓他務必看好維克托。

 

「你們,分開點!」他們之中唯一的常識人Yuri在後面小聲怒吼,沒看到兩國冰協人員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嗎!?

 

「勇利~我們同一組!」批集湊過來拉住勇利的手。

 

「我們一起努力吧?可不能輸給年輕人啊~」克里斯也過來搭住維克托的肩膀。

 

於是隔天各大體育媒體分別刊登了幾篇關於選手於賽前互相激勵,真是感動人心的積極向上新聞稿。

 

勇利其實不太擔心維克托兩邊跑,他家那個偶爾少根筋的戀人對待花滑一向認真。就算看起來像在玩,但跟著他訓練快一年的勇利知道,維克托內心比誰都嚴肅。

所以,如果運氣真的這麼不好,他們兩個正好抽到一前一後上場,那事後該怎麼安撫維克托,才是勇利擔心的重點。

 

所幸他們倆個今日運勢不錯,中間隔了十幾位選手,還有一次中場洗冰,不至於影響維克托熱身。

 

於是輪到代表日本的勝生勇利上場時,不只眼尖的粉絲開始瘋狂,連主播與解說都注意到那不合常理的狀況。

 

站在通道口幫勇利拿外套與鞋套的不是助理或雅科夫教練,而是穿著國家代表隊外套的維克托。

 

訓練有素的俄羅斯籍解說保持滿分笑容,一邊對著攝影機表示這對師兄弟感情一向很好,一邊默默地在心底第N次同情滑協。

 

這位自由奔放過了頭的選手,在帶回一面又一面金牌的同時,也讓俄羅斯滑協全體上下深感頭痛。既希望他多拿幾面獎牌,又希望他快點退役,今天的俄滑協仍然痛並快樂著。

 

已切換成Eros Mode的勇利,對於自己引發的騷動沒什麼反應。他正站在冰上,靠著圍牆聽維克托做最後一次叮嚀,兩隻帶著對戒的手十指緊扣。

 

「只要,看著我就好。」帶著笑意的棕色雙眸直視教練,勇利語畢隨即轉身滑向舞台中央,在冰上繞了幾圈後才就定位。

 

隨著第一個音符響起,兩人同時輕吻右手的戒指,然後隨著音樂舞動雙臂,勇利讓自己化為冰上的厄洛斯。

 

維克托愉悅地接收戀人飄過來的眼刀,只有已投入表演的勇利才會用這種明目張膽的威脅與恐嚇。意思很明確,對維克托是「只准看我」,對其他人則彰顯主權。

 

從大獎賽後,只花了三個多月就進化到現在這種地步,維克托簡直想給自己頒發獎章。

 

他注意到看台上有不少看到臉紅的觀眾,甚至連後面等著上場的選手中,都有幾個看傻了的。看吧看吧~魔王得意大笑,反正你們也只能看看了,剩下都是我的!因為有他的獨門魔法,才能把單純小豬變成Eros王子。

 

給下冰後還沒切回Normal Mode的勇利一個大大地擁抱,維克托勾著既是伴侶也是學生,如今還是同場競技對手的勇利走到K&C坐好等分數。

 

維克托一手抓著馬卡欽(代理),一手握著勇利右手;勇利則是左手扣住一隻大飯糰抱枕,另一手反握維克托左手。他們低聲交談幾句後,就靜靜地並肩等分數。

 

一旁的記者群簡直要瘋,他們當然不可能放過這種能成為頭條與促進銷量的大新聞。記者們的興奮從賽後採訪的問題就能看出來,只可惜他們遇上的是身經百戰的維克托。

 

隔天各家報社體育專欄都刊登了一組照片,關於男單組出現了某選手穿著國家代表隊服裝,陪另一位他國選手坐K&C的稀有景象。

 

無論如何,這位回答得滴水不漏的俄羅斯選手確實還掛著教練職,他陪勝生選手等分很正常。記者們在宛如八卦周刊似的問答攻防戰中漸漸找回冷靜,然後在第三組上場後又開始回溫。

 

剛剛被摧殘得坑坑疤疤的冰面,經過十五分鐘的中場洗冰後再度恢復光滑,接下來就是眾所矚目的第三組出場了。

 

場館彷彿還壟罩在著第二組最後一位波波維奇選手帶來的黑暗氣氛,然而很快的,觀眾們的心情一下子就被JJ帶動,全場再度一起嗨。

 

繼JJ的現場演唱會後,25歲老將克里斯直接把觀眾帶入成熟大人的世界,即使在他離開冰面後,空氣中彷彿仍能嗅到一絲淡淡的麝香味。這一絲錯覺很快就就異國的壯闊取代,哈薩克英雄的撒馬爾罕序曲毫不猶豫地劃開太過曖昧的氛圍。

 

剛升組就拿下大獎賽金牌的Yuri無疑是本屆最受矚目的新星,特意蓄長的頭髮,加上介於成人與少年之間的容貌,近一步模糊他的性別,以中性之姿詮釋神聖、無償的愛。

 

在銀盤上如天使降臨一樣的少年瞬間驚豔全場。才剛滿16歲的Yuri表現之傑出令人訝異,甚至有評論家認為他早晚能超越維克托,成為下一個活著的傳奇。

 

然而天使跟厄洛斯一樣,都是只存在於銀盤上的神話。純白小天使一離開冰面就自動還俗,私底下走不良少年風的Yuri於等分時,再次被莉莉亞要求要優雅。

 

男子單人組的短節目已接近尾聲,全場觀眾的熱情依然不減,無數人引頸企盼的關底大魔王踏上冰面的那一刻,尖叫聲差點掀翻場館屋頂。

 

維克托只得先向觀眾揮手致意,然後才回頭等睡美人的祝福。

 

「難道不是紫丁香仙子給奧羅拉祝福嗎?」身兼數職的勇利搞不太懂其中的邏輯,不過這不妨礙他為維克托的戒指印上祝福。這年頭公主(男)不好當,還得披荊斬棘才能為沉睡百年的睡王子送上一枚真愛之吻。

 

「一定要好好看著我哦~」彎彎的藍月與心型嘴,維克托很期待能為他的小豬王子展現完美的表演。

 

維克托的短節目,與後來讓給兩個Yuri的編舞是同一題目的不同形式。

有別於追求感官享受與快樂的Eros、仁慈包容且無償奉獻的Agape,《關於愛-philia-》表現的是手足、親人與好友之間的愛情,蘊含著對彼此的忠誠與承諾。

 

如果這是童話故事,那最後一頁八成寫著公主(男)和仙子(男)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可惜這不是。

 

開場第一個4Lo就存周,最後的4S手扶冰,然而這並不代表維克托短節目失常。跳空摔倒、存周降組在比賽時很常見,今天三組選手中也沒幾位能clean。身為花滑選手的維克托表現正常,但作為素來以穩定著稱的活著的傳奇,還是讓一部分粉絲緊張到當場痛哭。但大多數觀眾依然對其演出驚艷不已,場館內掌聲雷動,接著下起了鮮花與布偶雨。

 

維克托優雅地向觀眾表達謝意,然後在滑向K&C的半路上撿了一隻布偶。圓滾滾的黑眼珠,還有不論形狀或條紋都像西瓜的外表,是這隻小山豬布偶被選中的主因。

 

「所以我又從睡美人變回小豬了?」勇利一手接過那隻布偶,另一手將外套與鞋套遞給維克托。雅科夫教練站在一旁,難得什麼也沒說,只是拍拍他剛奮戰歸來的學生。

 

「因為被魔女詛咒了,晚點記得找紫丁香幫你解除魔咒。」維克托對勇利眨眨眼,暗示得非常明顯。等穿好外套,裝上鞋套,維克托一手一隻小豬走到K&C區坐下。

 

在觀眾眼裡,就是無奈的老教練與旁邊疑似新婚燕爾的伴侶,左邊與右邊簡直兩種世界,彷彿都能看見不斷噴飛的愛心砸在雅科夫頭上。

 

等分數出爐,名次暫時排在勇利之後的維克托,更是無視前方攝影機與其他工作人員,整個人往左邊傾斜,貼在勇利耳邊說起悄悄話。俄羅斯的傳奇笑得燦爛,日本的ACE笑得靦腆,再次引爆哀號與尖叫。

 

因為他們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太理所當然,記者們一時之間都被這莫名的氣場給震懾住了。

俄羅斯籍的解說再次大力讚頌這種對手間相互扶持的感人情誼,至於有多少人信……反正終於回過神的記者們不信。

 

為什麼勝生選手會陪你等分?你們之間的教練合約沒有解除嗎?分數排名會影響你們之間的關係嗎?大腦才冷靜下來沒多久的記者們腎上腺素再度激增,問題如連珠炮般一個接著一個炸。

 

比自己受訪時還大陣仗的記者群,讓勇利想起上個月的4CC……記者們一發現是雅科夫教練帶領,立刻跟聞到血的食人魚一樣蜂擁而至。一個問題三個人問,勇利只能先用日語,再依序用英語與還不甚流利的俄語回答。不擅長迴避問題、模糊焦點的勇利勉強答得中規中矩,最後還是一貫護短的主教練雅科夫出手解決記者。

 

維克托事後看批集分享的幕後花絮時,直接笑趴在沙發上,半天起不了身。搞得馬卡欽還以為飼主怎麼了,在旁邊慌張繞圈。

 

『有那麼好笑嗎……』勇利也知道除了本國記者外,其他記者大多是因為維克托。但是不管怎麼說,笑到肚子抽筋也太過分了!惱羞成怒的勇利乾脆指使馬卡欽壓到飼主身上。

 

兩人打打鬧鬧後又是怎麼展開應答特訓是另一回事,因為有前車之鑑,勇利這次在同意以家屬身分陪維克托等分時,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。反正他只負責保持微笑,偶爾簡短回答記者問題,剩下的維克托與雅科夫教練能擺平。

 

今天是男單SP,接下來還有後天的FS,跑體育線偶爾兼職娛樂新聞的記者們也知道重頭戲還在後頭。又採訪一些問題後,已經拍到重要頭條的記者們,心滿意足地轉向支援其他同事。

 

 

 

短節目後的採訪結束後,勇利被維克托直接拖回旅館。本來還想找他聊天的批集見狀,很自覺地讓到一邊,揮手跟友人說再見。克里斯笑得一臉曖昧,趁他們經過時還小聲說了句節制點,成功讓勇利變成一隻煮熟的蝦子。Yuri本來還想說什麼,但沒等他開口就被奧塔別克拖走了。

 

於是他們一路通行無阻的回到房間,開門、上鎖、插房卡、開燈,維克托如行雲流水般迅速完成一連串動作後,將還牽著的勇利推到床上,不等困惑的戀人起身,180cm的成年俄羅斯男性就這樣直接半壓在比他小了一圈的亞裔青年身上。

 

「不是要幫我解魔咒?」勇利揉揉那顆埋在他肚子上的腦袋,銀髮從指尖滑落,手感非常好。

 

「晚點解,勇利……打擊好大啊~」維克托抓住勇利另一隻手,繼續將臉半埋在戀人肚子,用聽起來不太有精神的聲音說出重點,「我需要補充缺乏的勇利分,不然振作不起來。」

 

短節目比完,暫列第一名的是克里斯,以五分之差居於第二名是勇利,第三名是去年比賽一度失常又重新振作的JJ,第四名的維克托與第一名相差十分。難得贏了一次的克里斯,心情愉快的表示自己已啟動完畢,引擎全開就等後天!以些微差距敗給維克托的Yuri更是直接嗆聲,要他們等著。

 

將思緒拉回維克托身上,勇利第二次近距離觀看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的演出,心情卻與上次不太一樣。28歲的戀人在花滑賽事中年齡偏大,體力、柔軟度漸漸比不上20初頭歲的年輕一代,但相對的技巧足夠成熟,再加上藝術分,直接甩後面選手一大截。

 

他倒是不覺得維克托真有那麼沮喪,他相信五連霸冠軍先生的心理素質。也許有受到一點影響,但更多只是累了在找藉口撒嬌而已。

 

勇利承認他也很喜歡這種相互依偎的溫度。這陣子為了比賽,兩人都有點忽略對方,雖然每天同進同出,但有好一陣子沒像現在這樣了。還好他們一直很有共通話題,還能靠其他部分充電。

 

雄性的事業心啊……勇利感嘆,就是會不自覺地想將最好的一面展現在伴侶面前。

他拖著耍賴不肯起來的維克托,努力調整成讓兩人都能更舒適的姿勢,然後打開電視,為寧靜的空間注入一點背景噪音。

 

勇利能感覺到這個賴在他身上的男人,正很認真地傾聽體育台播報內容,所以才沒轉台。

 

「維洽,好點了嗎?」

 

「要一百年才會好……」懶洋洋的大型犬有氣無力地說。

 

「那我們會餓死的。」勇利拍拍那個堅持要在他身上冬眠的傢伙,順手戳一下髮旋。「嗚、」

 

被戳到開關的大型犬忽然化為北極狼,一手拉下戀人的頭。等維克托終於放開時,被襲擊的勇利已經滿臉通紅、氣喘吁吁了。

 

「謝謝招待,勇利真的很不擅長接吻啊~」維克托舔舔下唇,一臉滿足的說。

 

勇利還在調勻呼吸,聞言只能送他一枚軟綿無力的眼刀。

 

「你這樣,會讓我想吃豬排丼唷!好久沒吃了,有點想念啊~~」與輕鬆愉快的語氣相反,維克托的手指暗示意味濃厚地沿著勇利的臉往下滑,他今天看了勇利魔性全開的SP後就想這麼做了。

 

「……那我們先出門吃飯吧?」按住在自己身上做亂的手,勇利說。他對同為選手的維克托有信心,但對向來不按牌理出牌的戀人沒什麼信心。

 

「那作為定金,讓我先啃一口?」知道勇利在想什麼,維克托決定先索取一點保障,剩下的可以等回家再補,但若事後反悔的話,可是有雙倍懲罰唷!

 

啊啊——好期待後天的FS,真想快點看到他們的心血結晶完美演出,快點與勇利一起站上獎台,快點一起回家。

 

維克托遺憾的舔舔排骨,在上面留下幾枚印記。

蓋上戳記,就是我的。

在他的劇本裡,紫丁香應該與睡美人在一起,兩人的荊棘城堡容不下路過的王子。

 

end?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感覺不夠閃,還需再接再厲

热度 129
时间 2017.01.04
评论(6)
热度(1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