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另一半不在家時

+移居聖彼得堡後

+OOC有

+私設有

+同居日常系列

+微奧尤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勝生勇利不在的場合

 

就跟前幾天一樣,維克托按掉鬧鐘,爬出溫暖的被窩,揉揉佔據雙人床一角的馬卡欽,然後拉開窗簾,迎接一個既沒有勇利,也沒有陽光的灰暗早晨。

 

“早安,勇利,又一個陰天:(”

他拿起手機對著窗外拍照,將照片連同訊息一起傳送給遠在大陸另一端的戀人,然後拎著衣服踏入浴室。

 

最後一絲睡意被熱水沖走,維克托隨手從旁邊抽了一條毛巾擦臉,擦完又擰乾後才發現自己拿錯了。他們兩人的浴室理所當然有兩套用品,但既然另一半不在家,維克托決定將毛巾掛回去,然後繼續使用勇利的漱口杯。

 

從浴室出來,維克托一邊擦頭髮,一邊拿起手機查看是否有新訊息。這次比賽場地與聖彼得堡有六個小時時差,他雖然能大致掌握行程表與時間,可是為了不影響心愛的選手,他一般只會傳送訊息,想到什麼傳什麼,有時是一大段話,有時就幾個字,反正勇利有空就會回他。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在忙,對方暫時沒回覆。他的好友朱拉暖倒是有更新SNS,照片中的兩人看起來挺開心的,這是賽前還一起去吃美食了嗎?真好……他看著窗前的櫃子,上頭不知不覺間已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小擺飾、相框,都是他們一起出遊的回憶,而他還想擺上更多。

 

“你什麼時候回來陪我吃大餐?我想吃豬排丼:D”

維克托感到有些餓了,然而香噴噴的豬排丼還要等幾天才吃得到,所以……還是先來吃早餐吧!按下咖啡機,他伸手從櫥櫃中拿出勇利的馬克杯。

 

跟家裡大部分日用品一樣,櫥櫃裡也有不少成雙成對的餐具。有兩隻一模一樣的馬克杯,是米拉他們送的祝福賀禮。馬克杯上層是一整組骨瓷茶具,是他與勇利之前逛街時買的。另外還有一組勇利從老家帶來的點心碗碟,一對上回勝生家寄來的冰刀鞋造型筷架,一套克里斯送的起司鍋組。看到那個瑞士人口中的新婚賀禮,維克托覺得自己又開始想勇利了。

 

「還有三天啊……」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於寂寞的俄羅斯人轉頭看向月曆,距離那顆大紅花丸還有三天。維克托轉回來面對只有一個人的廚房,然後才發現自己又習慣性的烤了兩塊麵包,煎了兩顆蛋。

 

哇喔~他有點佩服自己了,就算在發呆都能煎出完美的太陽蛋,而且還是一顆半熟,一顆全熟。邊哼著歌,邊將水果切塊放到盤子裡拍照上傳SNS,以免戀人又誤會他沒吃早餐的維克托先生,完全忘了當初是誰為了炸塊豬排,結果差點把廚房也炸了。

 

專屬於勇利的鈴聲響起時,維克托剛在場邊暖身完畢,正準備開始今天的練習。

 

「早安~勇利~還是應該說午安?」無視一旁做出你們噁心到我表情的Yuri,維克多拿著手機又走回看台上坐下。

 

這次4CC,俄羅斯的傳奇被自家教練與選手聯手壓制,只能乖乖留在聖彼得堡準備歐錦賽與一個多月後的世錦賽。知道自己要回復之前的狀態確實只能與時間賽跑,維克托本來也沒打算跟去。但是作為戀人兼教練,沒人可以阻止他與他容易緊張的男朋友講電話!

 

『早安吧?』鏡頭另一邊的青年已用髮蠟將頭髮往後固定。從背景來看,應該晚點就要上場比賽了。

「這次抽籤運怎麼樣?」其實這些資料都能在官網上查到,但維克多喜歡聽勇利自己說。

『第一組第四個,啊、Yuri那個朋友是第一個。』第一個上場最容易緊張,最後一個上場則得面對坑坑洞洞的冰面,不習慣被期待,但也不想踩到坑摔倒的勇利比較喜歡排在中間。

「WOW!第一個上場壓力很大唷~」眼角餘光掃到剛剛還在場中做基礎練習的小貓,現在也拿著手機靠在場邊講電話了。「勇利,會緊張嗎?」

『還好……』勇利舉起借來的馬卡欽(代理)在鏡頭前晃了晃,『有馬卡欽在。』

「好傷心,居然不是因為我?給你個機會,考不考慮換個答案?」

『好吧……因為有維克托在。』

「這句話,我希望你能當著我的面說啊~~」

『再說吧……嗯?你等一下……』相對於奔放的俄羅斯人,較內斂保守的東方青年紅著臉說。

「怎麼了?」對面的勇利應該是將手機整個握在手心,看不到畫面的維克托,只能隱約聽到對談聲。

『練習時間到了,然後雅科夫教練讓我轉告你一件事,你也該去練習了。』四大洲比賽場地的當地時間是下午三點多,而聖彼得堡應該也差不多到練習時間了。

「我人在冰上啊~記得幫我跟雅科夫說聲早安。」仗著嚴肅的老教練看不到,維克托對著在鏡頭另一邊擺出懷疑表情的勇利說。

『不早了,維洽。』鏡頭一晃,雅科夫的臉忽然出現在鏡頭前,「你,還有Yuri,全都給我滾去練習。需要我提醒你,下個禮拜就是……」

「是,我去練習了。」為了雅科夫的血壓著想,維克托決定掛掉電話。從看台走回冰場時,還不忘順路拎著金毛小貓一起。「走了,練習時間到了~」

「你有資格說這句話嗎!禿子!放手,我還沒講完!!」

「你男朋友該去練習了,Yuri~你可以晚點再看他。」

「誰、才不是,你個噁心老頭!!不要自己沒得講,就不讓別人講啊!喂!你有聽到嗎?!」

 

啊……還有三天啊……想他。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 

 

維克托.尼基福羅夫不在的場合

 

[早安唷~勇利~早安唷~勇利~早安唷~勇利~早、]

啪!

一隻手從被堆中探出,精準的按掉自己偷偷錄下的鬧鈴。黑髮青年躺在通常屬於另一個人的位置上,抱著不屬於自己的那顆枕頭又躺了幾分鐘,才慢吞吞地爬出被窩。

 

「早安,馬卡欽~」給湊過來撒嬌的毛絨大狗一個早安吻,勇利拉開窗簾,不意外地發現整個聖彼得堡又被埋在大雪裡。不曉得機場會不會因此關閉……他拿起手機想查詢相關資訊,結果卻發現一連串的提示訊息。

 

 “勇利,雪太大的話,就不要去練習了。”

 “勇利親愛的,這裡的食物太糟糕了,我想念你煮的味噌湯與烤魚……”

“想你,想馬卡欽,想你。”

 “勇利勇利勇利~”

“勇利,機場又關閉了,我回不了家了。゚ヽ(゚´Д`)ノ゚。”

“睡不著,你的飯糰對我沒有用,不曉得數小豬有沒有用?”

“一隻小豬、兩隻小豬、三隻小豬~親愛的小豬,如果你已經住在野狼的房子裡,那他敲門有用嗎?”

“豬,管好你的男朋友!!他一直試圖騷擾其他人!”

“不要相信他,我才沒有騷擾其他人。如果有,那個人肯定叫勝生勇利(´♡⁾⁾⁾)”

 

最後一條訊息是三個多小時前收到的,顯然昨晚在他睡著後,某人因為飛機飛不了,又鬧了好一陣子。勇利拿著手機想了想,最後還是沒按下送出鍵。他決定讓對方再多睡一會兒,以免接到其他人的投訴電話。

 

再次確認機場仍暫時處於關閉狀態,又收到今日暫停練習的通知後,勇利乾脆又窩回床上,抱著馬卡欽發了好一會兒呆,才想到他今天能做什麼。既然今天出不了門,家裡又只有他跟馬卡欽,那就來看以前收藏的那些維克托的比賽錄影好了!雖然幾乎每天都能看現場,但隔著螢幕又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 

他跳下床從衣架上隨意挑了一件明顯大一號的薄外套披上,再從抽屜中拿出古龍水,輕輕朝手腕內側噴了一下。然後在發現自己又像個癡漢一樣,無意識地深吸了一口氣後,紅著臉逃進浴室。

 

簡單的洗漱後——當然,用的是另一個漱口杯——勇利站在廚房,卻突然不曉得早餐要吃什麼。維克托在的話,那通常早餐會出現俄羅斯人喜歡的燕麥粥、麵包,而晚餐則會是日本人較習慣的飲食,他們在口味上還算能互相體諒,不過也很難說……勇利從冰箱拿出味噌時想到,他們最近的口味似乎越來越接近了。

 

“Be nice.”

基於早上收到的抱怨,勇利拿出手機對著桌上的味噌湯、烤鮭魚(這裡買不到秋刀魚之類的)、三角飯糰、米糠醬菜拍照,然後隨短信寄給暫時回不了家的某人解解饞。

 

“不管Yurio跟你說了什麼,我一直很nice!”

 “勇利不愛我了。(哭泣臉)(哭泣臉)(哭泣臉)”

“我決定討厭你五分鐘。”

當維克托為自己設的專屬鈴聲響起時,勇利正在猶豫等下到底要先看哪場比賽錄影,第一次成人組出賽呢?還是開啟五連霸之路的那一年世錦賽呢?

 

「早安,說要討厭我五分鐘的維克托先生。」勇利笑著說。

『我還在討厭你唷!不過給你個補償的機會,我想吃勇利上次煮的那個燉煮雞肉~』維克托趴在旅館床上,試圖假裝自己在生氣,然而心型嘴完全洩漏他的愉悅。

「上次那個?」勇利將手機固定在桌上繼續翻找,最後決定看維克托15歲時的青年組比賽。那年維克托忽然抽高十公分,摔得可慘了……不過他很喜歡那首曲子與步伐。

『對~有加蒟蒻、香菇,甜甜鹹鹹的那個。』

「……筑前煮?」勇利努力回想之前試煮過的菜色,符合條件的只有一項。

『聽起來好難記住的名字……應該是吧?勇利在找什麼?』維克托注意到勇利身邊有幾個小箱子,看起來像是一直被收在櫃子最底層的那些關於他的收藏品?『親愛的,想我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啊~』

「……筑前煮的話,這附近超市沒賣味醂、蒟蒻、」

『勇利,有沒有人說你轉移話題的方式很糟?』28歲的成年俄羅斯男性趴在床上,兩條小腿上下晃動著,充分顯示他的好心情。

「筑前煮?味噌湯?」還想不想吃了?

『不行唷~你不能每次都用這招~』在維克托眼哩,耳朵紅還力圖鎮定的勇利,是全世界最可愛的生物。

「……你什麼時候回來?」

『順利的話,下午。』天氣開始轉好,機場稍後應該就能重新開放。

 

他們又聊了好一陣子,直到俄羅斯冰虎在外面敲門催他去吃飯為止。而掛掉電話的勇利,看著電視上那個又跳空的小維克托,忽然覺得好想他。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想寫個互相癡漢的情侶www

以時間點來說的話,今年其實應該是維克托先比歐錦賽,之後才是勇利參加四大洲

热度 262
时间 2017.01.21
评论(5)
热度(262)